“樱桃好吃熟难摘”这句谚语,往往被很多人搞错,误写或误说成“樱桃好吃树难栽”了。

樱桃熟了,青岛平度樱桃节也快要过了,每年都是在5月20日左右,前天与朋友在樱桃园里采摘着樱桃吃,昨日亲戚又送了一些樱桃,品尝着樱桃,咀嚼着摘吃樱桃的美好时光,大脑已指挥着指尖在行动了,让字里行间飘荡着樱桃的芳香。

其实,樱桃树一点也不难栽,只要在春季里从大一些的樱桃树上锯下一条树枝,插在潮湿的砂土地里,十几天后即可扎根成活。就像城市马路两边法国梧桐取其枝条的栽植方法一样,其成活率可高达百分之百。若不是樱桃树会长得高大繁茂,弄一根枝条栽到家中的花盆里,以观赏它娇艳美味的果实,也必将极富浪漫情调呢!

儿时就听说:“樱桃好吃树难栽。”说的是樱桃虽好吃,但等到栽活树再结出樱桃来真不容易。因樱桃树娇生惯养,既怕冷,又怕热,既怕旱,又怕涝,还容易受病害侵袭,儿时常听说,哪里本来长得好好的樱桃树,不知什么原因就突然死亡了,那时又无任何保护树的措施,栽樱桃就更难了。可能因这种缘故,过去那个年代栽樱桃树的很少,樱桃又是一年中成熟最早的果实,别的果实很小的时候,它就已经上市了,因而被乡民们称为“百果之王”。

不过,樱桃树也有其自身的特点,这个特点就是熟了难摘,给果农带来不少麻烦。

樱桃刚成熟的时候,价格很贵,那个年代又囊中羞涩,看着红艳艳、鲜亮亮的樱桃,来回摩挲着兜,舍不得买,即使买也买不多。有的称上半斤,有的称上四两,那时都用卷成漏斗形的纸筒装着,赶回家孝敬老人。那个年代的老人也不像现在这样吃樱桃,而是品尝樱桃,就是那一小纸筒樱桃也不舍得自己都吃了,递给儿孙们都尝尝。见了邻里,还要让邻里尝尝,“这是儿子刚给买的鲜樱桃,尝尝吧!”“今年这樱桃还挺甜,您儿可真孝顺!”品尝着樱桃,夸耀着儿女们的孝心。

樱桃不像苹果、梨子、桃子、柿子那样个儿大,容易采摘。樱桃颗粒儿小,偌大的树冠上又长得密密麻麻一片,特别在熟透了的时候,手一碰到,它就会从蒂把上脱落下来掉到地上。若遇到刮风下雨,果粒会散落一地,果农在经济上就会受到一定的损失。因此,果农必须在樱桃八九分成熟时,就赶紧摘下来,而且要连同果粒上的那根绿色蒂把儿一起摘,以便放在果筐内避免挤压,容易存放和运输。这样,第二天拿到市场上就变成全熟的了。

今非昔比,樱桃树也映红了时代。樱桃树千姿百态,多种多样,大棚的、露天的、大樱桃、小樱桃应有尽有;红灯、黄蜜、水晶等品种比比皆是。加之管理措施跟得上,肥水跟的紧,樱桃树一个劲地长,樱桃果满枝头,红艳艳、黄橙橙的一片,争抢着季节,抢占着市场,繁荣着市场。如今的人们也不再像过去那样非得“四月初八”前后尝鲜樱桃了,在春夏之间的很长时间都能吃上鲜樱桃。

“熟难摘”还难在每棵树上的樱桃成熟得有先有后,所以就要先后四五次分别采摘,或攀到树上,或踏在扶梯上,爬上爬下,着实艰辛。如果这时家中人手不够,还得请别处不种樱桃的亲朋好友来帮忙哪。

今年因气候原因,露天樱桃熟的稍晚一些。前天,朋友因事从青岛赶过来,酒足饭饱之后,约朋友到“桃花涧”逛逛,桃花涧不仅因桃花开得漫山遍野而美其名也,更因樱桃味美可口而远近闻名,青岛的朋友也早有所闻,一听说去桃花涧吃樱桃也来了精神,这也是与大自然亲密接触。

我的家乡是青岛市崂山地区,方圆百里都种植樱桃。因为这里是砂质土壤,又临近海边,气候温润,光照充足,很适合樱桃树生长,所产樱桃既甜又大,特别可口,是我国北方着名的樱桃之乡。近二十年来,崂山山域内的很多樱桃园每到“五一”前后,都要举办樱桃节。市内居民、远地游客纷至沓来,热闹非凡。既丰富了樱桃的文化内涵,又帮助果农部分解决了“熟难摘”的大问题,可谓是互利共赢哩!

我们一行从小城出发,沿着通往“桃花涧风景区”的专修公路,说笑着一路前行,想象着桃花涧樱桃园的美景。大约行程一个小时,一个世外桃源式的樱桃园就映入眼帘,这就是久负盛名的桃花涧。只见大大小小的樱桃树一片连着一片;一片片樱桃树占据着大半个山涧;一棵棵粗壮的樱桃树葳蕤生长,虬枝向天;一簇簇、一串串樱桃像小红灯笼一样挂满了枝头,涨红了笑脸,朋友笑了,我也笑了。

笔者认为,过去那句“樱桃好吃树难栽,小曲好唱口难开”,不妨改为“樱桃好吃熟难摘,小曲新唱众人采”!

一边观赏着美丽的樱桃园,一边采摘着树上的小樱桃,一边品尝着鲜嫩樱桃汁,个中滋味是别处所感受不到的。我们徜徉在密密的樱桃林里,樱桃园里留下了不规则的足迹,抬头端详着哪个熟透了的樱桃,伸伸手,抻抻臂,瞬间采下,放到嘴里,这可是天底下最鲜亮的樱桃,即使当年杨贵妃跑断了马腿吃上的荔枝也没有亲手摘下的樱桃鲜。树下采摘樱桃是一幅美丽的山村画;是一首动人的咏物诗;是一段浪漫的桃花涧里吃樱桃故事。山涧、景致、心境、樱桃、品味……穷尽多少画家的笔墨,画不出这样美丽的画卷;穷尽多少诗人写不出如此灵性的诗意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