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国外,越来越多的城市共享单车运营方开始尝试开放部分数据——包括基本的自行车数量、位置数据,到实时的空闲自行车数据,再到各个停放点之间的流动数据等。

崇明的共享单车有了家,文明停放要靠大家!让我们践行绿色交通,文明出行的理念,自觉成为文明骑行的示范者,增强文明意识,遵守交通法规,不乱停乱放、不闯红灯、不逆行,并积极宣传文明骑行、有序停放,用自己的行为带动身边人,把文明风尚传播到城市的每一个角落。

专家认为,数据的开放共享是建立开放型、服务型、现代型政府的开始。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管学院副教授黄少卿说,未来这些骑行数据能在多大程度对政府开放,也需做好规定。同时,骑行数据简单分析后,企业对你住在哪里、工作单位在哪里,大体都可以做一些判断。规则也需对数据资源的开放程度、个人隐私的保护做出规定。

为有效解决共享单车无序停放的问题,崇明区交通委与摩拜单车多次协商,共同推动崇明区开放式电子围栏系统的推广和应用。9月4日,崇明区正式启用电子围栏系统,首批3个共享单车智能停车点分别是:崇明区行政服务中心西侧非机动车停车场、崇明影剧院和八一路人民路路口。

理性探索:“制造业+”更新升级

据悉,摩拜单车已建成大数据人工智能平台魔方,可实时检测车辆运营情况,APP会向用户推荐附近的电子围栏系统,并通过红包、优惠券等引导市民有序停放自行车,让共享单车都有家可归。

共享单车进入“下半场”:从共治走向共赢

此外,该平台基于卫星精准定位和物联网技术的综合运用,通过大数据发现城市用户骑行规律,据此预测单车供需、合理摆放共享单车,智能动态调节供需平衡,化解潮汐现象。

“共享单车是公共服务吗?或者换个说法,如果摩拜单车的投资方中有‘国字号’企业参与,或者政府部门直接参与,我们还会认为它不是公共品吗?”同济大学公共管理系主任诸大建提出了这个问题。

8月3日,交通运输部出台《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》,明确提出要推广运用电子围栏等技术,发挥好政府、企业、社会组织和社会公众的合力,共同治理共享单车乱停放的问题。

但是,在资本介入、“跑马圈地”之下,共享单车市场同样出现了乱停乱放、过度投放、拼命扩张等弊病。资本希望尽快吹高估值和退出的本质,也可能导致单车企业放松运营管理和质量风控,甚至可能“只管生不管养”。

作为共享经济的一种新形态,共享单车已成为低碳出行的一种有效方式,为市民短距离出行带来很多便利,在一定程度上也减少了交通拥堵问题。但是,随着共享单车的大量投放,乱停乱放、占压盲道、挤占公共自行车桩位等新的城市管理问题随之产生。

专家认为,“宽思路”是政府对共享单车发展有非合同的软约束,多方参与制订“一对多”的管理条例,确定各自义务与责任,这适用人口多的大城市;“窄思路”是政府对共享单车发展有合同化的硬约束,中小城市可以与企业制订“一对一”的共享单车服务合同。

作为资本“宠儿”,共享单车解决了市民出行“最后三公里”的需求,但随之引发的乱停乱放、占用道路资源等乱象也成为舆论关注焦点。近日,深圳、成都、上海、南京、北京等地相继出台文件,拟对共享单车进行相关规范发展。

相反,一些企业代表危机感强烈,指出共享单车的风潮终将是昙花一现,安全、维护等后续问题亟待解决,由于企业性质不同,容易出现资金链断裂,切不可盲目跟风。同时,还有部分企业代表表示,共享单车的发展还有待观察,看风向再做打算。

一些基层市容管理者更是对这五颜六色的流动单车给予了“病毒般蔓延”的评价:“为了管单车,头发都白了”“一辆辆扶过去,腰都要断了”“增加了这么多工作量,我去哪找人来”。

未来,“魔方”还可以实时监测车辆状况是否属于故障车,以及日常雨雪、风速、PM2.5等。通过整合地域、时间、天气、运力、车型、人群及其他数百个变量因子,“魔方”能够预测特定地点未来某一时间的共享单车供给、用户需求、车辆使用频次、停放状况等,从而为运营提供指导,提升运营效率。

共享经济让自行车回归了城市,却在高速发展过程中,难以寻找一个停放的公共空间。市民潘先生家住上海市中心的一条小马路,他就对这个不少人拍手叫好的新事物有些厌恶。“人行道那么窄,自行车停得满满当当,我双手拎着塑料袋,基本上只能侧着过。前面再来个骑车的人,气就不打一处来。”

专家认为,判断共享单车姓“公”还是姓“私”,不是要看它的运营主体是不是政府部门,而是看它提供的服务是否有公共性。对共享单车提出监管原则,也需打破原有的“刻板印象”:公共服务不仅可以政府安排、政府生产,也可以政府安排、企业提供,市场同样可以参与社会性、公益性的事情。

多地发文拟规范行业发展

只能转变现有土地的使用效率,用更高效的公共交通系统、自行车系统跟步行系统来承担更多的城市土地。刘岱宗说,现在单车停放的矛盾,恰恰提出了一个疑问:规划时,能不能把最好的资源留给绿色出行?

图片 1资料图

刻板印象:公共品只能姓“公”

“面对这种创新,政府部门既要按捺住乱伸的手,什么事情都要自己上场干;也要压抑住悸动的心,出现问题不能一扣或一封了之。”同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黄锫说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